时光鸡

【杰佣】听说你是Omega2

傅立叶有话说:

#内含欺诈组,不吃的同学请提前避雷


#我流沙雕abo


#当上位种族Omega来到人间会发生什么


#幼儿园园长玛尔塔的苦逼带娃生活


#传送门→01


第二章:屋子里有个隐形人


01


多年以前地球还是个和平的区域,除了Omega们为了平权时不时会爆发一些小的游行示威之外,完全安逸的不像话。而且随着高科技的发展,地球人们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舒适,也越来越懒散,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外星生物或者其他星球的高级文明,在地球人的心里,他们俨然就是世界的中心、宇宙的主宰。


然而事实证明并不是如此。


他们不是世界的中心,也不是宇宙的主宰。


玛尔塔第一次见到欧利蒂丝人的时候她还不属于欧弟利斯专项调查小组,只是个从一线调下来的军衔稍微高那么一丢丢的空军,才刚刚开始她的后勤生涯。


老实说她第一次见到奈布的时候差点没被他身上那浓郁的酒香给熏晕,她可是个纯正的alpha,长了这二十多年可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的闻过Omega的味道——要知道你若是能见到一个真正的Omega,你八成只能闻见他们身上那刺鼻的抑制剂的味道,闻久了你的鼻子甚至会短暂的失灵——这也是那帮子科学家开发出来给Omega们防狼的道具。


所以玛尔塔险些把持不住自己想要扑上去的身体,若不是她多年以来良好的战争素养,此时早就变成毫无理智的凶兽了,而眼前这个毫无自觉的Omega甚至还很友好的朝她笑了笑,问道:“请问这里是地球吗?”


玛尔塔捏着鼻子快要无法呼吸了,她捏着嗓子艰难的憋出几个字:“你先……把你身上的味道收一收……我再考虑要不要继续和你谈话。”


下一秒鼻尖飘绕的那股朗姆酒的味道还真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玛尔塔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带着绿兜帽的男人,她刚刚只是一时恼怒说的气话,谁想到Omega的信息素还特么真的是想收就能收起来的啊?这到底是什么星球来的物种啊?


“我叫奈布·萨贝达,来自欧利蒂丝星。”


还真特么是个外星人。


02


自从奈布来到地球之后,联合国的高管们经过商议,就成立了这么一个欧弟利斯专项调查小组,任命玛尔塔为组长,还拨了几个医生和科学家去研究奈布的身体构造。鉴于奈布曾经徒手拆卸过玛尔塔给他准备的房间的房门,玛尔塔一点儿也不认为把这个可以碾压任何一个地球alpha的假Omega解剖研究会是一个好的主意,因此她也只批准了艾米丽医生定期给奈布抽血化验的请求。


就在他们这个调查小组成立还不足一周的时候,地球又迎来了好几个来自欧利蒂丝的新鲜访客。


于是可怜的政府又被玛尔塔敲诈走了一栋别墅。


现在这栋地段良好风景秀美的别墅里已经住了四个人了。


当玛尔塔刚刚把奈布从Omega权益保障局拎回家,虹膜识别锁刚一打开,迎面就撞上了愁眉苦脸的瑟维。


“哦,玛尔塔,你回来的正好。”魔术师说,“我的魔术棒不见了,而艾玛说她也没有见过它。”


“我想可能是有哪个透明人穿墙进了这栋别墅,然后拿走了我的魔术棒。”魔术师一本正经地说道。


玛尔塔觉得自己刚刚处理好一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孩子,又来了一个妄想症。她到底是欧弟利斯专项调查小组的组长,还是欧弟利斯幼儿园的园长?


“听着,瑟维,没有什么隐形人,我想你要找到你的魔术棒在哪儿,最好去问问皮尔森。”玛尔塔说道。


“哦,克利切今天一整天都待在他的屋子里,”瑟维说,“而且克利切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拿我的魔术棒呢?”


一个胡子拉碴还瞎眼的大叔究竟哪里可爱了???而且我确定如果这栋房子里丢失了什么东西,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就在克利切·皮尔森的屋子里。


“走吧,我们一起去找他。”玛尔塔拉着瑟维一起上楼,然后走到克利切的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


“是谁?克利切正在睡觉呢!”里面传来了皮尔森有些不悦地声音。


“是我,瑟维,还有玛尔塔,”瑟维隔着一扇门回道,“我们在找我丢失的魔术棒,你有看见过它吗?”


克利切显然听到了魔术师的声音,慢吞吞地下了床来开门。


门扉打开的那一瞬间,玛尔塔就看清楚了,皮尔森手上拿着的那个玩意儿,可不就是瑟维的魔术棒吗?


“你看我就说肯定在皮尔森的手里……”玛尔塔一点儿也不感到惊讶。


而魔术师却充耳不闻地执起了皮尔森的双手,神情专注地说:“如果是克利切想要的话,就拿去好了。”


玛尔塔:……这活儿没法干了。


“谁要你的破棒子?”克利切嫌弃地把瑟维的魔术棒丢进了他怀里,“克利切怎么会拿你的东西,谁知道它怎么会在克利切的手上?”


“所以说还是有个隐形人在这栋屋子里……”瑟维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得出了这个结论。


说了一万次这个世界上没有隐形人!!!玛尔塔的内心在咆哮。


玛尔塔心累地走下楼,刚想去厨房给自己泡一杯咖啡醒醒神,就看见奈布正站在客厅里,神色恐怖地盯着沙发看,眼神里仿佛都要冒出火来。


“奈布?”玛尔塔疑惑地开口喊他的名字,奈布却像没听见似的,大踏步地开始朝沙发那儿走去。


玛尔塔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有一只茶杯漂浮在半空中???


“你这家伙居然也敢来地球?”奈布突然伸手掐住了那一团空气,然后单膝抵上了沙发。


“你都来了,我又怎么能不来呢?”一个男人的声音轻笑着说道。


玛尔塔瞪圆了眼睛看着奈布手掐着的地方慢慢显现出人的皮肤来,紧接着出现了一个完整的,带着高礼帽穿着燕尾服的绅士——他的手上还端着一只茶杯。


 


Holy shit,这房子里还真特么有个隐形人!

【杰佣】人形兵器①

子非烟:

*我流杰佣。


末日背景,观看本文之前,请看人形兵器短篇关于背景的部分设定。


注意,有刀,难以接受者慎入。


有私设,强强。


强调一下,本文有很多私设的元素,毕竟对于军事方面实在是不太了解。


————


安静的空气里,渐渐的传来淡淡的、潮湿的铁锈气息。


奈布•萨贝达坐在训练场能沐浴到阳光的角落里,细心的擦拭着自己手里的枪支。


这是一把深黑色的,枪号名为“L115A3”的狙击步枪,重6.8千克,长130厘米,口径0.338英寸。


在病毒肆虐之前,这是战场上最为可怕的狙击武器——它的使用者躲在枯黄的草丛之中,测算着与目标之间的距离和风速,然后,瞄准目标对象,稳稳的扣动扳机。


枪响——


人头落地。


然而,岁月是无情的。


即使是强大的狙击枪之王,在末日来临之后,也成为了时代的过去。


在病毒来临前的战争里,这把枪支创造的最远狙杀记录是2475米,然而在病毒扩散之后,兴起的怪物群体——监管者,他们的瞬间反应能力能让他们在0.0001秒之内,捕捉到空气中子弹的流动,然后快速的躲过来自狙击手的暗杀。


而另一方面,对于一些身体稍微进行过变异的监管者来说,普通的子弹根本无法洞穿他们因为感染变得坚硬的躯体——也就是说,狙杀的子弹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


在确认这一点后,初建立的伊甸基地领导者做出了艰难的决定——他们将所有的枪支统一回收,熔炼成铁块,然后交给研究所的技术人员们,制造全新的,能对监管者造成伤害的武器。


所以,能在奈布•萨贝达手中看到早就被销毁的旧武器,对于在训练场上来来往往的伊甸的年轻人们来说,着实是一件稀罕的事。


“喂,新人。”


终于,有人忍不住上前来问了。


“你手里的是什么?”


来人眼中掩不住的都是好奇。


作为病毒扩散几十年后,新诞生的又一代年轻血脉,他们并不知道这把只存在于书本上的所谓枪支的名字。


“L115A3。”奈布头也不抬的说。


“什么?”


“L115A3。”


“是枪吗?”来人有点兴致勃勃。


“恩,狙击步枪。”


“哇哦。”训练场的人群里传出几阵惊呼声,然后传来交头接耳的声音。


“我还没见过真正的旧时代狙击步枪。”


“老天,那都是过时的东西,我的叔叔是管理队里的一员,他告诉我,这些书上的东西都被熔成铁,然后做成了巡查士兵手里的“军械”——据说那玩意儿可以打死一片监管者。”


“啊嘞,你这是在吹牛吧,世界上能被称为监管者的,就只有那几位。其余的杂碎虽然被称为监管者,但是实际上,都是些意识单一怪异的“炮灰”或者“渣滓”,你上课的时候有好好听讲吗?”


“唉唉唉,就算不是监管者,也能打死一片怪物啊,你说是吧……”


年轻人们相互交流着自己的见解,在他们眼里,一个新人远没有旧型枪械或者有关外面的那些怪物的信息重要。


“不过话说,既然其他的旧枪支都被销毁了,那这把叫做L1啥的……枪,是从哪儿来的?不会是违禁物品吧?”


有关违禁物品的话一出,聊得热火朝天的男孩女孩们都突然噤声了——所有的目光,又拐回到了小个子的新人身上。


然而奈布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目光,他坐在温暖的阳光下,感受着这种明媚的气息,然后在擦好枪后,用布条把它细心缠起,背在了背上。


他打算离开。


“喂,我在问你话呢,新人。”


提出质疑的人急了,他走上前,似乎想要拉住他眼中这个普通的小个子。


然而,意外发生了。


男孩似乎并不太喜欢别人碰到他,于是,他抓住了年轻人的手腕。


然后,在寂静的训练场上,传出了清晰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听到骨碎的声音之后,人群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然后带着各种惊讶的意外神情,开始自觉的放低声音,窃窃地交流起来。


“操。”年轻人呲牙。


虽然没有流血,但是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手断了。


“抱歉。”奈布收回手,神情出奇的冷淡,看起来并没有半分歉意。


“你TM……”年轻人愤怒的上前,但又因为未知的恐惧与面前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还想再说什么,但这时,他被人制止了。


“这位小先生。”


来人有着华丽低沉的声线,咬字的尾调也带着一种有魔力的磁性。年轻人被迫转过头,映入眼中的便是一张冰冷苍白的俊美面容。


这真的是个相当俊美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大衣,扣子被一颗颗严谨的扣起,整个人带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性的气息。


“你是谁?”


年轻人感觉自己在来人的目光之下,莫名有点怂。


“我是谁并不重要。”男人低低一笑,他近乎慵懒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整个人都透着一种魔性的,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


他伸出手,那是一只骨架宽大的,苍白修长的手,指节泛白,但是依旧像是艺术品一般完美。而也正是这只手,轻轻的放在了年轻人碎骨的手臂上。


“重要的是,我想你应该去医务室看看。”


他低哑着声音,缓缓的低喃着,却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年轻人看着他的眼睛,原本充满警戒的神情在那一瞬间变得恍惚,他似乎看见了黑色宇宙中一个突兀的圆,缠绕着他的思绪,然后缓慢的,如同魔鬼一般,把他拉入绝望的深渊。


“是的……我应该先去医务室……”


他轻声念叨着。


甚至于在他的思维深处,他还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呆站在这里,还不去处理自己的伤口——


不过很快,他率先离开了。


而对于这一场景,在场的所有人,似乎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男孩女孩们的神情从最开始的惊疑变得平静,他们不再聊有关旧枪支的事,而是正确的开始讨论着不久后的军方测试。


于是,很快,人群陆续散去了。


俊美的男人这才来到背着枪支的男孩面前,微微的蹲下身子。


然后,一直没有表情的男孩这才慢吞吞的抬头,直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影响的人。


而面对眼前的男人,他也没有任何的陌生感,反而平静中带着熟练的握住了男人递过来的手。


“老师。”


他说。


*很多伏笔,自己挖掘……


第一章本来贼短的,但是重九说要多一点……


所以奈布杰克都出来了。


写正剧真的脑阔痛,不能保持日更了QAQ,心好累_(:з」∠)_,所以缘更吧……

カラ丸。:

#授权汉化#长兄松#阿松#おそ松さん

在手机中翻到了这个汉化...
似乎没有发过,好前一阵子收着没发。
长兄松,恶魔天使设。
授权在2p,食用愉快
⚠️个人汉化禁止二传/商用/转载




作者:サンダート
id=6233911
Pixiv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6233911

西哀:

我家的极道松设定里的次男…这样的感觉?

-五千年间-:

【佣兵日记⑥】 机皇

第六话来了!【刚才漏了第一张就发上来了,和杰克一样尴尬】

主角佣兵日常沉迷修机,但他当然不止会修机啦!这里杰克对这个佣兵真正有了兴趣~是我流强强XD

这篇的佣兵对杰克的态度和对医生的完全不一样,毕竟一个是闺蜜一个是敌人,不过在我这里严肃不过三集,等他们混熟又是一对活宝神经病……


我想口你很久了:

“我差点忘了我娶的是个雇佣兵。”

大家六一快乐!!!时间好赶(´⌒`。)不过还是肝出来啦虽然很乐色完全没能画清楚1551
就是杰克想要温柔的一点点来,这是男人的浪漫×…然后奈布只想着“做(爱而已磨磨唧唧干啥×”
emmm今天儿童节我为什么会画这个´

顺便趁着儿童节说点东西,其实也是我自己的叨逼逼大家可以省略啦(◍′˘‵◍)
看着粉丝数量有些感慨,我的能力和粉丝数完全不成正比,全靠着DW和杰佣的热度撑起来的,和我的绘图水平没有任何关系,这我比谁都懂。
所以请不要酸,我没招惹你也请你尊重我。

画画就是为了开心嘛,画同人也只是为爱发电啦我又没有钱拿×××,你们愿意喜欢我,我当然!也会加倍喜欢你们!!(◍′˘‵◍)
觉得哪里不好完全可以说出来,我会改的,想要更加出色肯定要接受各个方面的建议,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起步晚这点我是真的有些后悔,没能更早的喜欢上画画…不过我还是会一点点地进步,为了自己也想为了喜欢我的各位…♡
以前画的不会删,黑历史也好,那毕竟也是我曾经认真过的心血。虽然很尬啦,再尬我也忍着XD

想勾搭我当然可以呀,不要害羞!其实我被勾搭比你们更害羞的/////////我和大家没有什么不同,直接叫我的cn松凉也可以呀♡

ok,没屁放了××

啊,顺带一提我有专杰啦就不可以撩了×_(:3っ )へ
六一礼物…我可以,要一个你的评论吗////

盆栽君:

吃杰佣的杰克X寂寞皮皇佣兵

玩佣兵遇不到佛系杰克,玩杰克抱不到乖巧奈布,但是没关系,我好歹在路人局里为杰佣END祭过天(哭着自豪

这是一只开局满场找屠夫在哪儿的超皮佣兵,花式贴脸嘲讽想拉仇恨保队友,结果这只爪爪杰就是不打他。最后清场的只剩佣兵了也只是跟着佣兵转圈圈看着佣兵找地窖,佣兵路过了地窖没察觉爪爪杰才动手打倒地抱了过去。

队友舍命救我,我却只想看他被日